戴维·罗宾逊丨道德谱系

道德谱系
戴维·罗宾逊丨文   程炼丨译
节选自《尼采与后现代主义》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

尼采坚决认为,现代欧洲人必须重估他们所有伦理信念的起源。在1870年代,他发表了一篇题为《历史的使用和滥用》(The Use and Abuse of History)的文章,研究历史是什么、历史是如何写成的、历史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揭示现代道德价值的真正“谱系”,尼采接着对过去的历史展开了一系列积极的研究。历史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信仰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它是如何决定着我们的,对此我们又全然无知、浑然不觉。人类喜欢将自己看作是自主的、非历史的存在,但他们实际上通常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和政治历史的产物。

尼采的最后结论是,基督教道德观把自由意志、责任、“内疚”和“罪”作为“善”的先决条件,结果,我们被弄得软弱、消极颓唐。对于希腊哲学家来说,“善”这个词具有实际内容,用来描述人而非行动。一个“善的人”是一个具有雅典品格的好人,而不是一个盲目遵守某种伦理教条的人。尼采对苏格拉底之前的希腊人的看法多少有点浪漫,这意味着,对于尼采而言,这个时期的希腊人几乎就是他心目中理想的人。基督教以前的希腊人是有本能、有激情的雄健之人,他们无拘无束,充满创造力,他们实现自我的方式正是基督教的“兽群道德”(herd morality)所禁止的方式。

尼采对西方道德信仰谱系的研究揭示出这些信念的几个关键发展阶段。道德准则最初是强加在人们身上,并通过苛刻的惩罚和纪律约束从外部进行强化的。每个人对报复一直心怀惧怕,这于是就极大地促进了记忆训练,从而导致了人们接受个人责任感。整个过程最后产生了“具有绝对主权的”个人们,他们已经完全自由,让道德自动导航系统来指引自己,因为他们己经将社会的道德规则内化成了他们的“良知”。他们成为构成社会的一分子,而这个社会的道德设计出来的时候就是为了让人类“规范、规矩、好把握、步调一致”。因此,尼采对道德的解释是冷酷的“自然主义”(心理学的、人类学的和社会学的)论调。他的理论根本不涉及任何“理性”或超验的和形而上学的实体。

现代的道德本质上仍是基督教的道德。但是,基督教起源于被统治的人民之中,他们中的许多都曾是奴隶。基督教价值不可避免地反映了这些社会和政治环境。在尼采看来,一切人类价值总是某种力量斗争的反映,是一个群体希望将自己的价值强加给其他群体的结果。基督教价值或“奴隶”价值出自憎恨和压迫,因此是受奴役处境所投射出的敌视的产物。奴隶们通过发明一种新的伦理,一种强调谦卑、良知、禁欲、自由意志和歉疚的行为准则,从而使自己的无能感加以升华,使其变得崇高起来。基督教是一种“兽群道德”,吸引和造就悲观和怯懦的人们。它也是一种有害的价值体系,因为它妨碍了人类进化和高级人类的最终生成。

对于尼采来说,基督教(或任何类型的)道德,既不“自然”,也不神秘。跟其他的道德规范体系一样,它不过是一种建立在否定之上的意识形态。它提倡人们相信对本能的压抑,阻碍创造力。作为道德准则,它造就的是呆滞、死寂、顺从的社会,阻抑了人类潜能和成就。基督教伦理如此,那些建立在像“自主”个人和社会契约之类的神话之上的政治哲学,也同样如此。基于此类学说的社会只是为了满足弱者和没有安全感的人的需要。

尼采坚信,基督教最终将自己摧毁自己,因为它鼓吹对永恒的、超验的“真理”的寻求,而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科学,导致了对其自身的形而上学进行毁灭性的研究。对科学的朴素天真崇拜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基督教的世俗替代品。但是,科学只是人类的一种有限的研究自然现象的方法。它不可能创造一组连贯的价值。认识到科学的局限性反过来将导致人类深深的幻灭感和悲观的虚无主义。这就是今天现代世界的处境。

阅读之后感想如何?

请给个评分吧!

平均得分 5 / 5. 投票数 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