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雅明丨战争美学

战争美学
瓦尔特·本雅明丨文    王才勇丨译
节选自《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中国城市出版社,2001年

现代人日益增长着的无产阶级化和大众联合是同一个事件的两个方面。法西斯主义试图去组织新产生的无产阶级大众,而不去触及他们要求消灭的生产制度和所有制关系。法西斯主义把大众获得表达(绝不是获得他们的权力)视为其福祉。在此,尤其随着对新闻短片的考察,尽管不能过高地估计新闻短片的宣传意义,人们却可以看到,大众的再生产尤其与大量再生产相对应。在盛大的节日游行中,在大型集会中,在群众体育运动会以及战争中,大众正视到了自己本身。现在,所有这些都拍入到了电影中,这个过程与复制技术,确切些说,与录制技术密切相关,这个过程的影响范围无须强调。一般来说,群众运动在摄影机面前比在肉眼面前得到了更清晰的体现。对于成千上万的人,用鸟瞰方式就能获得最佳领会。如果这种鸟瞰就像由机械所做到的那样,也能由人的肉眼做到,那么,摄影所导致的放大在由肉眼所及的图像中就成为不可能。这就是说,群众运动,在其顶峰就是战争,体现了一种尤其与机械相适应的人类行为方式。大众具有着改变所有制关系的权力;而法西斯主义则试图在所有制关系的维护中对此作出反应。法西斯主义一贯地使政治生活审美化。随着安奴茨奥出现,政治开始颓废;随着马里内蒂出现,未来主义来临;而随着希特勒出现,施瓦本人的传统就开始形成。

为使政治审美化所作的一切努力,集中于一点,即战争。战争,而且唯有战争才可能在维护传统所有制关系下赋予最伟大的群众运动以一种目标。因此,这个事实由政治出发就得到了说明。从技术角度看,这个事实就得到了如下表述:只有战争才能在维护所有制关系中动员现时的整个技术手段。显而易见,法西斯主义对战争的神化并没有运用这些论据。尽管如此,看到这些论据还是很有意义的。马里内蒂的埃塞俄比亚殖民战争宣言指出:“27年来,我们未来主义者反对把战争描述为反审美的东西……因此,我们认为:……战争是美的,因为它借助防毒面具、引起恐怖的扩音器、喷火器和小型坦克,建起了人对所控制的机器的操纵。战争是美的,因为它实现了人们的梦寐以求,使人类躯体带上了金属的光泽。战争是美的,因为它使机关枪火焰周围充实了一片茂密的草地。战争是美的,因为它把步枪的射击、密集的炮火和炮火间歇,以及芬芳的香味和腐烂的气味组合成了一首交响曲。战争是美的,因为它创造了新建筑风格,例如,它创造了大型坦克的建筑风格、呈几何状的飞行编队的建筑风格以及来自燃烧着的村庄的烟气螺纹形的建筑风格和其他许许多多风格……未来主义的诗人和艺术家们……回想这些战争美学的原则吧,你们探寻新诗和新雕塑的努力……都让战争美学的原则来提供答案!”

这个宣言的优点是明确性。它的命题,应由文艺爱好者转到辩证论者。现代战争美学在宣言中表现如下:假如对生产力的自然运用被所有制秩序所遏制,那么,技术代用品、速度、能源的提高就指向了非自然的运用,这个非自然的运用于战争中得到提高。战争用它的摧毁一切表明,社会并没有充分地成熟到使技术仅成为它的手段。而技术也没有充分地把握社会方面的自然力。帝国主义战争在其最恐怖的特征中是由强大的生产手段与其在生产过程中的未充分运用这个矛盾决定的(换言之,是由失业和销售市场的缺乏决定的)。它是技术所发动的一次奴隶起义,技术在“人力资源”中收回了社会所回避的要求。技术并没有把人力投入到发电厂中,而是——以军队的形式——把人力投入到了战场上;技术并没有给航空事业提供使利,而是导致了空中的枪弹飞行并在毒气战争中发现了一个用新方式消灭光韵的手段。“崇尚艺术——摧毁世界”,法西斯主义说道,并像马里内蒂所承认的那样,从战争中期待那种由技术改变之意义所感受到的艺术满足。显然,这是为艺术而艺术所达到的完美境界。从前,在荷马那里属于奥林匹克神的观照对象的人类,现在成了为自己本身而存在的人,他的自我异化达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致人们把自我否定作为第一流的审美享受去体验。法西斯主义谋求的政治审美化就是如此,而共产主义则用艺术的政治化对法西斯主义的做法作出了反应。

阅读之后感想如何?

请给个评分吧!

平均得分 3 / 5. 投票数 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