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三号

这两天发了两篇艺术和哲学方面的文章,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散发着艺术的芬芳,哈哈哈哈!

如果仔细品味一下,芬芳散去之后还有淡淡的脚臭味。。。

我得承认,这味道才是我的。

就着这“怡人”的味道,顿悟了哲学家所谓的真我。。。

十月七号

日记如果被公开,读起来会像一封公开信。

区别在于后者写出来立刻就会被大家读,而前者可能要过很久以后才会这样,比如作为遗物或者调查和研究资料。

一直以来,没有记录的习惯,毕竟不是大人物,没有要流传后人的事迹,也没有刻意要别人了解自己的意愿。或许,纯粹是为了个人网站吧。

冲这一点来讲,我是诚恳的。

爷爷病了,家里人说是胆囊炎发作,这段时间比较遭罪。九十一岁的老人,吃过无数的苦,到这个岁数了,上天仍不肯罢休。

可能人活在世上,就是来受苦遭罪的,从每个人生下来开始,离世后才算结束。

我总是很容易把思绪带向悲观的宿命论,这或许对,也或许不对。

看完了两个季的剧集《Dark Season》,里面的宿命论调很合胃口。

虽然如此,我还是对未来抱有一丝希望,模糊的,像晨雾中的远影。

人活着才是最好的,虽然痛苦充斥在每一次呼吸中,可看看身边关爱你的亲人们,认真感受一下他们对你付出的辛苦,回报他们的意念就会油然而生。

务必要这样做,因为他们值得。